山寨春晚总导演自爆尴尬局面 称不会再办第二次

  但是,曾经号称“向央视春晚叫板,给全国人民拜年”的山寨春晚却还连个节目单都没有。昨日,记者赶赴山寨春晚大本营,探访到了这里的近况。

  还没形成节目单

  比起以前的老办公室,老孟现在的办公区不知道要气派多少倍。不久之前,老孟已经把山寨春晚大本营移师到了北京昌平一个度假山庄里面,老孟不仅有一个100多平米的办公室、一个能容纳1000名观众的礼堂,还能随时使用闲置的会议室当演员的彩排间。虽然,条件越来越好,起码这台春晚在硬件方面上了新台阶,但在节目方面却没多少进展。

  眼下,央视春晚已经搞了两次全场联排,所有节目都已成形,连最大悬念赵本山都已经露面。可是,山寨春晚却连一张节目表都拿不出来。老孟说话不绕弯:“我们还没形成节目单呢。”对现在的节目,老孟只肯说个大概:“现在大约有35个节目吧,里面有歌舞、小品、民间绝活。”

  到目前为止,这台春晚还没有搞过全场节目的大彩排。要是山庄有闲置的会议室,当天到场的演员可以进会议室排练,要是没有其他地方了,就在老孟100多平米的新办公室打转,随便练练。

  老孟自创小品被刷

  老孟自己搞了个小品想上自己的春晚。有趣的是,这个节目竟被刷了下来。老孟笑着跟记者介绍,这个小品就是跟观众介绍山寨春晚的历史,“讲讲筹办这台春晚的趣事,比如我最近老是接到三类人的电话,一是报节目的演员,二是记者,三是支持者。”

  不管台本怎么样,因为老孟超烂的演技,这个小品已经被“毙”,老孟诉苦:“我哪有时间练哦,整天忙其他事情。”

  老孟口风太紧,不愿意多说山寨春晚节目的事。目前,能基本确定的节目少之又少。据悉,山寨春晚一开场就是一个说唱节目,由一位来自天津的6岁小男孩担纲。先前让媒体大感兴趣的农民歌手韩祖荣已经被老孟确定“能上”,记者一问韩祖荣,老孟就回答:“到时候,他肯定得上台唱歌。”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一早,老孟又向记者透露,马上有30多位来自四川灾区的演员要到他那里表演,这些演员将用歌舞的形式致谢给予他们关爱的同胞,老孟觉得这个节目也很好,“很感人的,估计看的人都得哭。”

  此外,有“东方车王”之称的周长春也入选本次山寨春晚,据说他骑车的绝活很是花哨,一会能双手脱把绕圈倒骑,一会又能让双脚在自行车杠上来回交换着骑车。山寨春晚很重视周长春,老孟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立着周长春的宣传“易拉宝”,山寨春晚的官网还给周长春按了一个很能唬住人的称呼――周老虎,让一群网友大跌眼镜。

  吃饭是个大问题

  记者去采访之前的早晨先跟老孟通了个电话,老孟特地给记者提醒:“中午只能吃盒饭了。”

  为表盛情,中午老孟特地带着记者和大伙上山庄的餐厅大堂吃饭。据老孟介绍,这家山庄每顿都为老孟一伙人提供两桌免费大餐。众人入席之后,记者数了数,两桌上每桌都大约有七八个人,但是全上来的菜连咸菜一起也就只有五六道菜。桌上一大碗饭眨眼就被盛个精光,老孟叫服务员添点饭,还小声加了句:“菜是不能加了。”四下没人说话。

  两桌菜填不了老孟一群人的肚子,赶不上这两桌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就得吃盒饭。老孟说,这些盒饭全是他自己掏钱买的。记者采访当天,一个小伙子送来一大箱子一百多个盒饭,盒饭里面装着蒜苗、肉丝、大白菜和米饭。这时候又有一北京记者来访,老孟热情招呼:“来来来,吃个盒饭吧。”

  之后的采访中,一提起每天开销的事,老孟总会提到盒饭:“每天都要订好开颅手术后抽搐能好吗多盒饭,少则几十个,最多300个。这几天总是有演员来排练,一天起码要有100多个盒饭吧。”他甚至还感叹着说:“这些天看着他们吃饱了我就满足了。吃饱了知识、灵感就发挥出来了。”

  记者问他:“你老提盒饭,是不是盒饭就是你最大的日常开销啊?”老孟想也没想,用力点头:“是啊。”记者再问:“那这些盒饭已经花了你多少钱了?”老孟立即警觉起来,想了想回答说:“提钱干什么啊?我请大家吃顿饭而已,高兴嘛。”

  原本,老孟的办公室只有寥寥数十人,到了吃饭时间,突然从门口走进一大群人。一位自称“山寨春晚清洁工”的老爷爷解释,这些人都是演员,刚刚分散在一些闲置的会议室排练,这会才出来。

  梦想太远,希望迷茫

  一个星期以前,去探访山寨春晚的记者还能自由观看山寨春晚的排练情况,但现在,排练竟被严格保密。

  记者去探访当日,发现一群演员正在一个会议室排练,但是一位工作人员却坚决不让记者进去拍照。老孟希望大家理解,他说这些天有的记者伤害了他的感情,曝光了一些台词,甚至有人刊登了假的节目单。

  老孟说过,这台春晚的目标是捧红一些草根明星。但眼下这种情况,捧星效果肯定是大打折扣。任何演出,在演出之前都有宣传黄金期,懂行的人会在这时候引导大家注意演出中的焦点人物。但老孟偏偏在这时候选择封口。

  在现场,记者看到了曾使媒体大感兴趣的农民歌手韩祖荣,他是一名装卸工,是山寨春晚确定的首位演员。他穿着红色的上衣,脸上带着谦逊的微笑,端着一个热水瓶到处给山寨春晚的工作人员倒水。看到跟老孟聊天的记者,他也赶上来倒水,还笑着跟老孟点点头打招呼。

  韩祖荣有点像电影《立春》中的王彩铃,他对唱歌抱着执着的梦想。他的工作是每天在批发市场装卸蔬菜,他的妻子在一旁卖一元一杯的自磨豆浆。但是他在过去10年时间里用默念的方法创作了近20首歌,并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成为舞台上最闪耀的明星。2002年,为见歌手韩红,韩祖荣丢弃了家中5亩薄田,只身来到北京,照着对方专辑背面的地址寄去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后来又想见田震,他拎了一个铺盖就睡到了对方公司门口,结果被保安撵了出来;再后来,他还当了一段时间的群众演员,却始终沾不上一点文艺圈的边。现在,这个素不相识的老孟,这个看起来声望日隆的“山寨春晚”,给了他一次机会。

  这些天,韩祖荣的心情随着山寨春晚沉浮。他曾经在一群记者面前拿着小树枝当话筒,大展歌喉,大家的一片叫好声让他找到了歌星的感觉。但是,山寨春晚屡遭曲折,原本贵州卫视的“转播”最终没了影。韩祖荣有点无奈。他已经跟山寨春晚签订了协议,甚至山寨春晚之后的商演都已被签下。韩祖荣对记者说,老孟这里他每天都来,不管怎么样,他会好好唱。

  不求出名,只为乐趣

  虽然老孟的山寨春晚早就结束了报名,但最近几天还是有很多人慕名而来,热情报名。采访当天的饭桌上,记者就遇见了一群年龄都在70岁左右的老人。他们的节目是老北京叫卖。他们自己介绍,他们会用一些调子吆喝一些有趣的东西,不管是街头卖豆浆,还是北京奥运,都在他们吆喝的创作范围。

  一位78岁高龄的老爷爷将“吆喝团”里唯一的女性――一个77岁的老太太拉到记者面前。老爷爷像关爱妹妹一样关照着老太太,他热心地介绍,这个老太太是他们团的主持人,才艺特别好。老太太立即热情地递上自己印的名片。

  寒暄之后,几位老人立即穿上戏服,摆开阵势吆喝起来。一个餐厅服务员上前阻止,但老人们都在兴头上,服务员根本插不上话。武汉癫痫病医院

  老人们说,来参加山寨春晚,能不能出名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他们这把年纪,还这么热衷表演,只是乐于向大家展示才艺。这次来报名山寨春晚,家人都没意见。一个老爷爷还希望记者去天坛附近看他们的演出,“我们每天早晨都在那里表演,不收门票的,你要有空就来看看我们。”

  老孟对这个节目的评价是:“挺有趣的,估计能上。”对这些热心的表演者,老孟最为感激:“以前有个铁路警察给我寄来几十首自创的歌曲,我看了好感动。”

  老孟其人

  老孟原名施孟奇,四川达州人。2001年,他只身来京闯荡,在过去7年的“京漂”时光里,起码换过10种以上的工作,家政、IT、票务、培训、会展……“我喜欢刺激,而且不断变换对事物的兴趣。”

  但他最大的梦想却是做一个策划家,尽管在偌大的北京,他的才能只能局限在一些车展、婚礼和民办学校招生等方面。他不甘心。

  一年多前,他似乎找到了新的方向,开办了文化公司,并认识了一些娱乐圈的朋友。已有文化部演出经纪人资格的老孟希望在娱乐圈一展拳脚。

  “我了解媒体在关心什么。”老孟说,“我也知道该如何制造热点。”这种自信来源于他长期对互联网热点事件的关注和分析,他自诩通晓里面的道道和必备元素。

  当山寨发展到高峰时,山寨春晚适时出现,于是老孟一下子就风光无限。蜂拥而来的赞助商,主动要求合作的卫视、千万网友的高度关注……但事到如今,事情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记者采访发现,老孟对赞助、电视台合作等问题避而不谈,却连声说:“我觉得山寨春晚不好玩了,以后不想管了。”更为糟糕的是,山寨春晚的节目令人担心。记者采访时接触到的节目都与传统山寨颠覆主流的精神无关,只是老百姓自己的才艺展示。如果只是一台一般的百姓晚会,那就可惜了“山寨春晚”这个轰轰烈烈的名字了。

  从“向央视叫板”到“向央视学习”

  尴尬的赞助

  在记者去老孟那采访之前,老孟跟记者提出了三条“君子协定”:一、不准写出山寨春晚大本营的具体地址。二、只准采访老孟自己,不准采访工作人员。三、中午只能吃盒饭了。这个协议表面古怪,背后也有很多不能明说的古怪原因。

  先说君子协定的第一条“不准写出山寨春晚大本营的具体地址”。这条协定很是奇怪。

  据记者先前调查所知,现在老孟所在的度假山庄正是老孟的赞助商之一。借着山寨春晚的进驻,这家度假山庄还推出了“泡温泉,看春晚”的活动,希望能吸引更多顾客。据老孟介绍,这个山庄主动邀请他的团队入驻,提供办公室、彩排,还每顿管两桌饭。这样一来,老孟对记者提的要求就显得很奇怪,可以说每一个登门的记者都刊登一下这个山庄的名字是最好的隐形广告,可他竟明确要求不要写明。这一招实在看不懂。

  如今,在山庄之内,记者并没有看到“泡温泉,看春晚”活动的明确标识。一位随机接受采访的工作人员表示,山庄的确为老孟提供了资源,但目前这项合作有没有变动他并不知情。对于山寨春晚的印象,这位工作人员说:“挺有趣的,但没我想象的火。到底怎么样,还要看最后的表演。”

  见到老孟,与他一番寒暄之后,记者问到了赞助问题,老孟一口咬定:“现在没赞助。”记者追问:“为什么呢?以前不是很多人找你的吗?”老孟没有说话。他的耳朵上一直挂着手机的耳麦。记者问完之后一秒钟,他就接到了一个来电,“喂”了几声之后,他抱歉地对记者说:“这里信号不好,我出去接电话。”然后走了出去,半天没回湖北癫痫医院怎么样来。

  仔细一想,老孟的反常行为有合情合理的原因。在山寨春晚走红之初,很多企业找上了老孟,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垄断冠名权、花钱上节目、现场拉标语、领导讲话、奖品赞助……一时间大家看老孟的眼光完全变了味,仿佛他已经成了一个成功敛财腰缠万贯的大富豪。立即有专家分析,如果老孟带上了赞助搞山寨春晚,将涉及营利,可能会侵权。甚至因为此事,连“山寨文化”本身都被批判了一把,南开大学教授周志强在参加湖南卫视一档访谈节目时对老孟说:“山寨文化就是新的圈钱文化。”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孟坚决跟赞助撇清关系,也是情有可原的。

  边走边闲聊的时候,老孟告诉记者,除了盒饭,大家的一些生活用品,比如被褥等都是他自己出钱买的,他现在真的快没钱了。采访间隙,有一个人打电话来,要老孟给拍一套照片,老孟甚至当着记者的面讨起价来:“别说了,就400块,照片全部刻进光盘再加一个电子相册,行不行?”

  混乱的支持

  曾经,不少电视台找过山寨春晚谈合作。贵州卫视与老孟的合作尤其显眼。他们还在北京搞了一个发布会。在贵州卫视的“调教”之下,老孟学会了很多东西,最起码的他开始改口,不再大喊“叫板央视春晚”,而是谦虚地说“要跟央视春晚学习”。

  但不久之后,上头下指示,要求各地卫视不能转播春晚,于是这事再无动静。记者问老孟,“现在还有电视台来找你合作吗?”老孟说:“有啊!”虽满口答应,但老孟说不出到底是哪家电视台来合作了,打个哈哈避开了这个问题,跟旁人说话去了。

  如果没有电视台的支持,老孟就得完全依靠他的团队的支持。记者在现场几乎看到了老孟团队的全部阵容。其中包括各种各样的人士:有自由职业者、有自称只会打扫卫生的老大爷、有打扮入时的男歌手、有表现很专业的艺人统筹、还有衣服上别满纪念章的总策划……老孟说,现在山寨春晚组委会一共有30多人。组委会的人告诉记者,他们都是自愿来找老孟的,除了几个人原本就是老孟的朋友之外,大部分都是因为山寨春晚才认识的。

  看得出来,组委会有一部分人还是愿意接受采访的,山寨春晚的总策划还在工作之余跟记者展示他亲自设计的各种LOGO。但老孟的君子协定却规定“不准采访工作人员”。记者问老孟原因,他说:“很多事情,他们了解的跟我不一样,所以我跟大家说说就算了。不是说我不民主,我就是觉得,我能把事情都说清楚。”

  同在一起采访老孟的北京记者事后评价,他觉得老孟那里太乱,缺规矩。还有一位同行直言不讳地分析,去找老孟的人之中,很多都是带着自己的目的,想借山寨春晚为自己谋名利的,不然谁会去花那闲工夫。这样的话,老孟就更需要一个规矩来统筹春晚。可是,这个统筹的力度并不大,北京记者觉得:“也许老孟自己也意识到了他那里乱,但没办法统一口径,所以只好不准我们跟其他人说话。”

  模糊的未来

  跟记者聊久了,老孟居然显露出沮丧、颓废的一面。

  他说,这次山寨春晚办完之后,他不会再办山寨春晚了。“我要去找份工作,以后不弄这些事情了。”他的理由是:“我办这个春晚本来就是冲着好玩。只要春晚一演完,我就不会觉得好玩了,所以不想再烦了。”为了说明此事,老孟谈了自己以前的很多事,以此证明他就是一个完全凭兴趣办事的人,一旦失去兴趣就什么都不管了。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老孟即将要找的工作方向是“IT行业”,完全脱离山寨春晚走的演艺路子。老孟说,“其实我不懂春晚,不懂演艺行业的那些事。我现在只是个发起人,具体的东西我都交给朋友了,他现在是山寨春晚的总导演。癲痫针灸特效

  糟糕的是,记者采访时接触到的节目都与传统山寨恶搞主流的精神无关,韩祖荣唱歌只是展示自己的才艺,北京那群老人吆喝叫卖,也只是将自娱自乐发展成一起乐,至于6岁孩子的开场节目则属于严密的保密状态,那孩子的妈妈很牛地告诉记者,我儿子的特长是打架子鼓,这次春晚表演啥,看了就知道。

  如此一番不免让人担心万分,如果老孟不想再搞演艺,那韩祖荣跟他们签订的演出协议怎么算?如果山寨春晚最后成了普通的大杂烩,千万网友将何其失望。关键是如果山寨春晚搞砸了,老百姓到哪儿去找展示自己的平台。

  快报北京特派记者 沈梅

  “山寨春晚”贺卡

  春节免费寄发

  15日,杭州某网站称将设计“山寨春晚”贺卡,由杭州邮政贺卡系统寄发。

  “用贺卡记录山寨春晚”,网站负责人康先生称,贺卡以“山寨春晚”口号、花絮和演出等为素材。“山寨春晚”总制片老孟说,网友可免费使用。本月19日至30日,每日限量200张。杭州邮政局人员称,该网站属邮局合作单位。网站生成贺卡样式后由邮政印制并寄发。

  美籍华人自创歌曲

  通过视频拜年

  因受场地和人员限制,部分节目难以在正式演出场地进行。14日下午,“山寨春晚”组委会开始录制外景动作和人物视频。一美籍华人歌曲作者通过视频表达思乡情怀。

  14日下午,山寨春晚组委会工作人员来到山寨春晚节目《故乡》创作者、美籍华人谷继成家中,为其录制视频。

  旅美求学工作已有30年的谷先生称,其于2004年自创《故乡》一歌,以寄托对祖国和家乡的思念。去年年底回国讲学,偶然间在网上看到山寨春晚的消息,遂决定将歌曲无偿交给山寨春晚演出。经组委会选拔并经谷先生本人认可,歌曲将由一名女歌手演唱。

  “很遗憾不能在山寨春晚现场过年”,他说,因有要事必须返回美国,现场观看晚会计划只得取消。通过视频表达思乡之情,并向全世界华人拜年。

  山寨春晚节目组导演丁先生称,部分节目因场地条件和人员限制,难以在现场进行。通过提前录制外景视频方式弥补,晚会正式演出时视频将与现场表演一并播放。

  “山寨春晚”

  外地演员来京

  12日,“山寨春晚”组委会称,外地演员已陆续进京,最晚16日全部到达。拟发放200张观众入场券,面向留京过年的外地工人和学生。

  “外地演员已陆续到京”,组委会艺人统筹负责人牟先生说,晚会160余名演员中,共有60名京外演员。这些演员已于前日陆续进京,目前已有20余人报到。拟于21日进行首次带妆彩排。

  来自沈阳的郭小姐是主持人之一,从事婚礼策划和司仪。她说,去年12月在网上看到招募主持人,于是将主持视频发给组委会,本月初入选。

  老孟介绍,“山寨春晚”准备发放200张观众入场券。申请者可通过邮件、QQ留言和电话等方式将本人信息发至组委会。他说,现场观众主要面向留在北京过年的外地工人和学生等。

  12日14时许,20余名演员来到一度假村内的彩排场地体验灯光和音响。“山寨春晚”导演丁先生称,部分节目将提前录制外景。